我始终觉得自己是一只水鬼,几千年的那种,任凭人事变迁、沧海桑田,不愿离开。

求个文(大神们帮帮忙)

是篇凌李的文吧(其实也记不太清了)就记得一句话“你醋了?你先醋着,我就爱看你这德行。”

『楼诚衍生/多CP』交友要慎重

@楼诚深夜60分
今天放假了今天放假了
啊哈哈哈哈哈
完全睡不着啊
老师们:“放假前还有一门要考。”
我:“什么?听不懂呢(ฅ>ω<*ฅ)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这一天赵启平轮休,摸到晟烜来查谭大鳄的岗。
        什么?查岗为什么带着保温桶?
        小赵医生曰:我……我愿意,你管我!!!
        见到小赵医生以及保温桶的谭大鳄很开心,旁若无人地抱着他的小赵医生转圈圈,并且讲述了在他们两人忙的几乎见不到的一周里自己所受的委屈,表示要小赵医生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好。
        安迪(转头看向谭宗明的助理):我们走吧!
        小助理:我们还没走吗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 李熏然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,他摸索着找到手机接起来,就听到电话那边韦三牛大吼:“小李警官啊,你快来吧,凌院长的胃又报废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李熏然瞬间清醒,穿衣煲粥找药出门,一气呵成。李熏然骄傲,十分钟不到。
        很长时间以后,韦三牛再回想起这个晚上时,他依然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。
        那夜,韦三牛缩在角落里,看着面前两个男人,忍不住吼:“我靠,你们能不能考虑考虑旁边还有个人这件事。”
        已经被热粥和自家温暖的小警官暖过来的凌院长抬头看他:“好的,今年过年值班你包了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在无数个方孟韦深夜被方孟敖叫去谈人生谈理想,导致自己独守空房的夜晚之后,荣石终于爆发。
        他趁方孟韦去警局上班的时候给方孟敖打电话,温和地向自家大舅子表示自己的不满:“方孟敖你他妈有什么事不能白天找孟韦说?!”
        方孟敖听完荣石炸毛,冷哼一声,挂断了电话。
        方孟敖已经不爽很久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居然成了自己弟弟和弟妹(……啊……妹夫……啊……不知道什么东西)的电灯泡。
          哼。方孟敖表示,作为灯泡,他也是要发光发热的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 明台看着大哥紧闭的房门,心里乱七八糟。
          阿诚哥自从晚上回来进了大哥书房就再也没出来过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……
      “阿诚哥!我要找你谈谈!”
        门里两个人慌忙分开。
        哦,是阿诚哥慌忙推开大哥。
        明台低着头表示自己什么也没看见。
        明台被轰走。
        深夜,明台睡不着,他觉得自己必须要跟阿诚哥好好谈一谈。
        明台再一次破门而入,房里的喘息声根本压不住。
        明台再次被轰走。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一早,明台就爬起来给两个哥哥做饭,然后很乖巧地敲门叫两个哥哥起床。
        没有回应。
        明台锲而不舍,用自以为最温柔的声音喊:“大哥,阿诚哥,起来吃早饭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门内突然传来明诚变了调的一声尖叫以及什么东西砸到门上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 明楼愤怒:“滚!!!”
        明台仰天长啸:“阿诚哥!我只是想问你家里马桶堵了怎么办?!!!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Hoping your enjoyment and looking forward to your respond.
这位爷,文看完了?别急着走啊,聊会天呗~

【楼诚】在记忆的终端

@楼诚深夜60分
艰难扣题,拒绝板砖╮(╯▽╰)╭
期末考后天最后一科,我要好好复习(ง •̀_•́)ง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 夜已经深了。月色如水,今年与昔年,没有半分差别。
      明楼看着这样的月亮,长久的静默。
      他不知道他已经熬过了多久,正如同,他不知道他还要熬过多久。
      好歹,让我见他一面吧。他想。
      明楼曾经以为,没有什么是自己忍受不了的。他以为,他已经捱过了最黑暗的那段时光。
      明楼的记性不大好了,身体也不大好了。
      年轻是对记忆、对精力的过度消耗最后还是都要还回来的。
      他不止一次地对着来给他送饭的人喊“明台”,喊“大姐”。
      还有一个名字,一直含在嘴里。但他喊不出来——他不记得了。他只是觉得,似乎还有什么人。
      好歹,让我知道他是谁吧。他想。
      他时常梦见一双眼睛,蕴含着不一样的情绪。坚毅的、委屈的、调皮的……
      一样的是,对他的全情注视。
      明楼头疼得想自杀。他抱着头发抖,但在他的心里,总是雀跃的期盼着,有一个人,将他抱入怀中,用冰凉的手指轻轻按压他的太阳穴,一边亲吻他的额头一边抱怨他不注意休息。
      但是,没有人。
      明楼想叫他,却喊不出他的名字。
      明楼颤抖,年近古稀的男人被茫然和无助紧紧缠绕。
      有人推门进来。
      明楼的太阳穴突突的跳,看着那人的嘴巴一张一翕。
      那人说,他们找到了一些东西,叫明楼自我反省。
      明楼拿起被扔到他面前的东西。
      他仍在颤抖。
      一个老旧的鹿皮本,泛黄的扉页上写着“楼&诚”。
      两个字,字体相似,却又不完全相同。
      “诚”字大气一些,明楼认出那是他的字。“楼”字精巧……那是谁的字呢?
      明楼轻声念:“诚”。
      本子里其实并没有什么,几句诗或者几句话,有时甚至是几幅简笔画。但几乎每天都有,内容总结下来更简单——我爱你,我陪你,我在这……
      有东西从本子里掉出来,明楼弯腰捡起。
      一张旧照片,两个男人笑得温柔。
      明楼举起照片来问:“这个男人,他……还活着吗?”
      那人表示不知道。
      明楼吞咽一下:“请你……替我去看看他。”
      明楼头疼到极致,想吐。
      那人离开,把本子和照片一并带走。
      明楼几近哀求,还是被带走。
      明楼继续缩回角落抱着头发抖。
       他以为他能够记起来什么的,但是他没有。
      但是他终于知道,那个被他忘记的人究竟是谁。
      他的兄弟,他的战友,他的爱人,他的……诚。
      直到一九七六年明楼平反出狱,那个曾经答应帮他寻找他的诚的人也没有带来消息。
      一年又一年。
      他早已不记得那个本子上到底写了什么,但他忘不了那份深切的爱与依恋。他早已忘记那张照片上两个人的模样,但他记得他要寻找一个他深爱的人。
      明楼走过了许多城市和乡村,却找不到他缺失的记忆。
      他走不动了,就在湖畔旁安定下来。那地方他想不起来,却觉得熟悉,觉得安心。
      那时的中国,百花齐放。
      明楼在摇椅里闭上眼睛。
      他看见一个男人,年轻的男人,怀抱玫瑰,缓缓而来。
      他听见那男人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      “明楼。”
      那男人拥抱他:“好的,明楼。不要怕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
默念三遍
我没有跑题,我没有跑题,我没有跑题

『楼诚』在时间的尽头(一发完)

   公元一九七一年,农历辛亥年。
   中国政府官方宣布轻工业形成比较完整的体系,地铁一期工程建成通车;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,国际地位显著提升……一个崭新的中国,统一的政治体系,统一的金融管理,统一的文化……
    这一年,明楼六十六岁,明诚五十八岁。
    明诚准备好晚餐走进卧室,俯下身子轻声呢喃:“明楼……”明诚私下里一直不愿意喊明楼大哥——这可是,他的男人。
    床上的男人亲吻明诚的侧脸,伸出一只手——干枯树枝一样的手,捋明诚颈后的皮肤。
    “你饿不饿?我煮了粥。”
    明楼轻轻摇头,拍拍身边的空位。
    明诚脱了外套上床,斜靠在床头上,将明楼抱入怀中。
    明诚低头,凝视爱人的脸——不再年轻的脸。明诚亲吻明楼花白的鬓角……他的怀里,是他爱了几十年,守了几十年的男人。这个男人,曾经纵横十里洋场,那时候的上海,是属于他的经济帝国;这个男人,曾游走于中统、军统、汪伪、日军、地下党之间,福泽大半个中国……这个男人,如今连下地行走都不能了。
    明诚在明楼的胳膊上轻轻打着拍子,无意识的用摩斯密码敲出一句“我爱你”。明楼感受着明诚手掌的起落,轻轻笑开,松弛的皮肤因他的快乐迅速聚集成一条条沟壑。他从明诚的怀里抬头,从明诚明亮的眸子里看见两个小小的自己,享受被明诚当成小孩子来哄的时刻。
    “有人出高价买我们的‘家园’。”“你卖了?”“嗯,我买了。”明楼有些着急:“那可是我们的‘家园’。”明诚低头看他,一只手附上明楼的胸膛:“我的‘家园’在这,你的呢?。”
    明楼笑了,不再答话。明诚知道他累了,吻吻明楼的眼皮哄他入眠。
    明诚看着再次合上眼的明楼——他的天神,已经被苍老和疼痛折磨的失去了曾经的风华……所幸,自己也老了。明诚心想。医生说,明楼的病应该是很辛苦,但他从来一声不吭,只是在痛极时紧紧抱住明诚,轻轻颤抖。
    明诚把明楼放回床上,把自己的身子抽出来,离开卧室。自己默默地喝下早已凉透的粥,把锅和碗一起刷了,洗漱完毕之后回到卧室。
    明诚推开卧室的门,正好与明楼四目相对。明楼笑开,脸上的沧桑都跟着柔和起来。月光洋洋洒洒地,落了满地斑驳。明诚想起那年出现在弄堂里的那个少年,想起那人那双温暖的大手。
    明诚的一生,半生戎马,铁血冤屈,他却发现,自己这一生里面,再厚重的颜色,都比不上明楼的窗前,这一地温柔的月光。
    明楼向明诚伸出手来,明诚快走上前握住,侧身在床边坐下,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,沉默着。明诚摸索明楼的手,掌心的温度与记忆中的温度重合,暖到明诚灵魂的最深最广处;明楼几乎不眨眼地注视着明诚,用目光抚摸过最熟悉的这具身体……这一世,能得这双眼睛全情注视,他与他,已经修了几生几世。
    “我想吃手擀面。”明诚侧头看了看墙上的表——晚上八点半:“等着我去给你做。”
    明诚在厨房忙活半天,把面端来时明楼却又睡着了。
    明诚把面放在床头,脱了衣服上床,侧着身看明楼——他的男人,他的神,他陪着他春去秋来,走到,生命的尽头。
    这一日,明诚亲吻明楼的鬓角:“你都好几日没正经收拾自己了,我帮你收拾收拾,好不好?”明楼微笑点头。
    明诚端来热水,仔细的为他擦脸刮胡子——普通很多年前明诚做惯的一样。明诚用大腿和靠垫支撑起明楼的上身,为他穿上衬衣和西装——很多年前明楼四体不勤,根本无法掌握这种……高难度动作。
    收拾妥当以后,明诚重新把明楼放平,顺势窝进明楼怀里。明楼喜欢顺明诚的背,感受到怀中人用脸蹭自己的胸膛,明楼声音里都是笑意:“你都把我的西装蹭皱了。”明诚不说话,这样的姿势和动作取悦了这个同样不再年轻的男人。
    “那个时候……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可以看到今天……今时今日,哪怕就此闭了眼,我也是满足的……”明诚心疼,痛得几乎流泪。他抬头,却撞进明楼的眸子里:“什么时候,我身边的人都被你吓跑了呢?”明诚眨眼频繁,却笑:“可不是我,是你。是你的身边渐渐没了别人的位置。”
    “如果我先走了,你……”明诚却低头看他:“在墓里,我们也用这样的姿势,好不好?”明楼看着那双早已不再迷人的眼睛,那双……从来只容得下自己的大眼睛,捏住明诚的几根手指:“好。”
    许久的沉默之后,明诚支起身子来看明楼,却见他的眼中有泪:“这一世,终究是我欠你更多。”明诚重新我会明楼怀中:“不怕,咱们还有生生世世。来世啊,我等你给我做小跟班。”明楼笑出声,一只手顺明楼的背:“在近点,让我亲亲。”“有什么好亲的,都满脸褶子了。”这么说着,明诚却还是离明楼更近了一点。
    温热的吻落在明诚眼角,明诚却感觉背上的手越来越轻。“明……楼……”“嗯……”应了这一生,明楼的手慢慢的从明诚背上滑了下去,再没了声音。
    明诚抱起明楼,吻他的唇:“等我……”

    公元一九八三年,改革开放取得重大成就。雄起的新中国昂扬的姿态屹立于世界的东方,整个世界,无一不臣服于这个强大国度所展现出的强大生命力。
    这一年,是明楼过世的第十三个年头,明诚七十一岁。
    这一年,法国里昂的一家墓园的看门人在清晨换班时发现,有一个高高瘦瘦的老人靠着一块墓碑停止了呼吸。老人的手边是一份中文报纸报纸的右下角有一行歪扭的法文:“请将我与墓中人合葬。诚。”
    看门人抬头,天空中,有两只鸟儿并肩飞过,鸣声宛转,似是,在歌颂黎明。没有人知道这两只鸟儿将要飞往何方,但可以肯定的是,那里,必然阳光明媚、鸟语花香。
   
   

分开也像共同度过……

那时候,葛优还有头发;那时候,大哥还没有现在的霸气;那时候,巩俐还带着青涩;那时候……哥哥……他还在……

龙清泉👍👍👍👍👍感动